Site Overlay

浙江鸿鑫御隆曝光假扮老乡实施电信诈骗,春节前她要随单相思男人重返日本

春节在即的昨天,遇到了两件事。晩间,接收到了她的微信通话,她告诉太太和我,顺利的话,春节前可能重返东京啦。

浙江鸿鑫御隆曝光假扮老乡实施电信诈骗,朱女士万万没想到,自己还在被电话那头的“老乡”忽悠得准备汇钱,警察已经站在了自家门口。近期上海公安机关打破警种、部门、行业间的信息壁垒,实现了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全链条打击防范。利用大数据研判、预警机制启动,警力得以第一时间派往受害人身边。

还有,facebook team 友情提示我,愿不愿意将一年前的今天转发在facebook
上的话题旧作《实探东京入国管理局拘留中心 – ryu的日志 –
倍可亲》再发表一次。我,恭敬不如从命,当然高兴地在facebook
team用意好了的点击点轻快地敲打了一记键盘–喀嚓!

7月17日13时,奉贤公安分局接到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发来的预警信息:庄行镇茗苑小区某栋有人疑似遭遇电信诈骗。接到预警后3分钟内,属地社区民警就赶到了楼下。

图片 1

由于不知道被害人具体住在哪一层哪一间,民警只好从一楼走到六楼,一层层一户户地敲门提醒。其间,被害人的电话一直在通话中。很快,整栋楼12户都被找遍,开门的居民都表示没有接到过诈骗电话。难道是搞错了?还是已经受骗,出门去转账了?正在这时,一名住户告诉民警,楼下302室一直有人在家。“他们家怎么会没人出来开门?”

在facebook
上的旧作,说的是报社的对口印刷厂里有个30多岁尚未婚的日本工人,没有恋爱对像,下班后就好去酒巴喝一杯。前年他告诉我说认识了酒巴里的一个中国姑娘,久而生情,说要娶她为妻。人品怎么说?我问。温柔,体贴人,没有婚史,还能烧一手好菜!那等啥啊?接出来結婚哪!是的,我就是这个打算,只是,中国姑娘是逾期未回国的没有签证的非法“黑”在日本12、3年的人了,他说。那不难啦,陪她去东京入国管理局做个形式上的自首,到入国管理局拘留中心待上1、2周后履行被遣返回国的手续,回国后半年不得再申请进入日本。不过,之后你就可以为她办结婚定居的申请了。如果她说没有钱买机票被遣返回国会怎么样?我能为她掏出钱、不拘留做得到么?嗯~说不太清楚,我说,不过,听说拘留,那是一定得履行的手续,而且,自称没有回国车旅钱的,好象还得延长拘留期一个星期。呐?她是做陪酒女的,怎么会缺那么一点机票钱呢?哦,她哭着对我说过多次,说是常有人敲讹她…没有过多久,那个年轻人便辞职离开了印刷厂。“我决定天天去入国管理局的拘留中心探望她,直到她满拘留期后,然后我陪她回中国,一起回中国,直到可以为她办入国签证、娶她回日本为止…”呜,好一个痴情的好男人呦。以后有过数次联系,那个日本青年人果真为那位中国姑娘毎天驱车百多公里往返去“东日本入国管理局拘留中心”,唉…

再次敲门后,朱女士一手拿着手机一边开门:“我正在和警察打电话,你们是谁,老是敲门?”

而眼前的昨天用微信通话告诉太太和我,“顺利的话,春节前可能重返东京啦”的她,便是上述的那个非法“黑”在日本12、3年的她!

“您好,我们是警察。我们怀疑,正在和您通话的人涉嫌电信诈骗!”

如云涌般的思絮纷纷扬扬扑面而来…

果然,朱女士表示电话是“江苏警方”打来的,说其身份证丢失被人冒用,申请了卡透支200多万元,如果不缴纳保证金,她将被警方拘留,她正在犹豫要不要交钱给对方。民警当即表示这是诈骗电话,不能相信。朱女士连忙表示“绝不会上当受骗”。不放心的民警又和朱女士聊了10分钟,将几种电信诈骗的套路讲解给她听,再三提醒她不要被骗,之后才离开。

在她被日本入国管理局拘留中心遣返回国前夜,接到上面所提到的日本年轻人的电话,她,请求我与她见上一面。

没想到,民警刚刚走了没多久,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再次传来消息:又有疑似诈骗电话在同一地点发生。民警再次立马掉头敲开了朱女士的门。这一次,朱女士的态度却变了个样,她举着手机坚定不移地说:“刚刚那个是诈骗电话,但这个真的是我老乡电话呀!”

我?我问。

看见朱女士已经着了骗子的道,民警当机立断,要求朱女士挂断电话,关闭手机,到派出所协助调查,同时赶紧通知朱女士的子女到派出所做朱女士的思想工作。因为民警的及时阻止,在子女和民警的努力下,朱女士终于回过神来:要不是民警的坚持,自己已经给人家微信转账了。

是的,她特意请求的,求求你看在我们同事一场的缘份上去看她一次吧,好吗?车费等一切由我…他说。

浙江鸿鑫御隆介绍,一直以来,电信诈骗让人头疼之处就是受害人已将钱汇出才报警说自己被骗了———就算案子破了,但通常经济损失已无法挽回。现在,上海警方利用属地社区警力的合理划分,在上海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的技术支持下,在受害人上当之前就赶去制止,做到了“通话几分钟,民警站门口”,让不法分子没有了可乘之机。

不必说了,我去就是了,什么费用,不必了,我打断了他似乎哭泣的诉说。

在机场附近的专用简意旅馆的“法务局”的接见室里,她跪着将一台手机交给我,请求侬收下这电话,以后有事求侬!她用日本语当着日本法警的面对我说,但是,巧妙地穿插了“侬”这个上海话的人称。

这是一台陈旧不堪的手机,上了密码。

两天后,手机响了。

“我提示你二件事!”我没头没脑地对着手机的那一边说,现在我的话,毎一秒钟都录音在案,第一、告诉我手机的密码,否则,我马上作为拾到的机子交给警察。第二、你的一切个人情报,拒绝的话,我,现在就切断通话。

一定!我,什么都告诉你…那头的她,柔声地回道。

30分钟后,我自己的手机上传来了一些照片和她的个人资料。

图片 2

她,名茗,姓查(我为ta作了化名–ryu),原是上海瑞金医院妇产科的小护士。十多年前央求已经来了日本的同事闺蜜设法办“带”她到日本来的手续,手段勿论,只要不费银子。于是、闺蜜把她介绍给了一个兜售旧货的、大她21个岁月的半老的日本人作“妻子”。来日本同居了二年后,25岁的小茗从黒市买了一张户籍与老头子办了“离婚”,然后去澡堂狠狠地洗了两个小时,舒了口气,开始了新的“日本人”的生活。

小茗为自己编辑了全新的个人信息。日本人残孤的第二代,文艺妹纸,从此毫无翻悔地走上了陪酒、陪笑、陪哭、陪唱、陪舞的日子。为了不那么可靠的假日本人身份,小茗选择四处做酒巴女,分別取名茗子、茶佳、TEA、花娜子,毎逢三个月就有一次生日,毎次向客人嗲嗲地哭诉“您就那么忍心不送礼物给我吗…”

毎逢三个月就有一次老妈欠恙,孝顺的女儿哪有理由不送母亲大人医药开支啊?老相好的常客,您那么无动于衷啊…

毎逢三个月又有一次例假不正常,“都是你!都是你!为了你的高兴,弄得我滴滴溚溚的!没准…不过,为了你,我不怪你,可是,你就什么表示也没有吗?你坏!你坏…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