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Overlay

露西的见证之二,露西的见证之一

因此,我的父母破碎的婚姻关系,在我的头脑里根深蒂固。我心里想,他们永远都不会幸福。

(大约几个月后,父母又再次生活在一起)

我的父母来到加拿大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分居。我和我的父亲住在多伦多,我的母亲住在蒙特利尔。我非常讨厌这样的情况,因为在加拿大,我的家庭一切都还是老样子。尽管因为父母分居的缘故家里安静了许多,但是我实在非常地想念我的母亲。(女儿说到这里,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)

图片 1

不久,我的母亲与分租的房客产生了矛盾,他们争吵。于是我的父母又分开居住。这一次,我被带去与我的母亲同住。

在那一段时间里,我从来没有思考过上帝的事情。感觉上我好像知道上帝是谁,但我实际上并不真正了解上帝是谁。我从来没有想象过有一个人会知道,当我躲到壁橱里面,藏在洗衣筐里的时候,会有人知道我的心思意念。

我很高兴,以为问题终于可以解决了。

图片 2

女儿主日时常常在教会为诗歌赞美敬拜演奏钢琴。女儿在老师眼里属于成绩优异的学生,她的学习至今没有让我和妻子太操心。女儿在课余时间,取得了安省的游泳救生员证书,并在社区活动中心教授十二岁以下的孩子们游泳课程。

后来,我的父亲在教会里受洗了。看到我父亲的受洗我很高兴,因为我看到我的父亲很高兴,并且因为圣经的教导不允许离婚。所以我在想,因为我父亲受洗了,所以他就不能跟我的妈妈离婚了。(注:女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)

在参与教会的活动多年以后,今年的八月份受洗。在受洗典礼中儿女作了一个催人泪下的受洗见证,用完全真诚的态度讲述了她从中国到加拿大后的心路历程,并且如何在一个破碎的家庭里经历上帝拯救的恩典。

其中有一年,他们几乎是不停的争吵,几乎每一天都在吵架,吵到天翻地覆。当他们吵架的时候,我的卧室里的壁橱成为我躲藏的地方,仿佛是我的天堂一样。我关上门,躲到壁橱里面,藏在洗衣筐里,不停的哭泣,直到外面争吵的声音结束为止。当他们停止争吵以后,我会平息一下自己的呼吸,把眼泪擦干,等到自己脸颊上因哭泣后的红肿退去,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然后才出去见我的父母。那时候,我已经习惯并且非常擅长掩盖自己的情绪,并且有很好的方法掩盖自己肿胀的脸。

几个月以后我的母亲打电话给我,说她要从蒙特利尔来到多伦多来与我们同住。(女儿用纸巾擦去自己的眼泪)

尽管我的父亲信神了,但这个神对于我来说还是好像一个陌生人一样。

我将她的见证整理下来,与天下所有深爱着自己的子女们的父母们分享,盼望天下的父母们能够从女儿的心路历程中了解父母、婚姻、家庭对子女有何等重大的影响。

当他们吵架的时候,我感觉到极度的孤独。对于我来说,好像没有人在乎我的感受,没有人顾忌对我的伤害,没有人真正知道我的恐惧。我从来没有与别人提起这些事,也从来没有与我的父母诉说。

但我错了。

我非常的害怕,害怕他们不停的争吵而最终导致他们离婚。这样的一种恐惧和疑虑一直伴随我许多年。

我们一家人十余年前移民加拿大安大略省,当时女儿七岁。如今女儿正就读女王大学。

在那时,我开始参加教会的主日学。我也遇到很多朋友。教会对于我来说就像一所学校,在那里我可以认识许多好朋友。我和朋友们一起玩一些游戏,比如间谍游戏,我们在教堂里到处找人,有时候甚至在课堂上我们到处乱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